關於部落格
周星星電影評論
  • 2563565

    累積人氣

  • 31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10h55 le 22 avril 2018

  「台灣人的新聞媒體」的中文的報導,居然是源自「英國人的新聞媒體」的英文的報導

最近,影評人周星星我非常確信————百分之千確定、確認、周星星我確信————「全台灣」也只有「影
評人周星星」我這『唯一一人』會去『孤狗』   « Arnaud Beltrame »   跟   « Mireille Knoll »   的人名。周星星我
的意思是:「全台灣」根本只有「影評人周星星」我這一位台灣人會去   « google »   原文的人名,理論上應該要
說是「拉丁文字母」的   « Arnaud Beltrame »   、   « Mireille Knoll »   的人名。然後,周星星我發現到,「台灣
人的新聞媒體」的中文的報導,居然是源自「英國人的新聞媒體」的英文的報導
————當然也就是在說,不
管是   « Arnaud Beltrame »   的新聞事件,還是   « Mireille Knoll »   的新聞事件,居然都不是根據「法國人的新
聞媒體」的法文的報導來編譯中文的新聞報導。

吼、吼……厚!今天/四月一號【〈四月(avril / aprile)〉】禮拜天(domenica),其實正是周星星我人來到
中時部落格的十週年。周星星我一定會記得今天/身為中時部落格部落客   « blogueur sur chinatimes blog »   十
週年,理由是我人喜歡去記住很有意義的事件。十年的時間   « de 2008 à 2018 »   ,誰能想像「十年的時間」飛
快過去呢?

故,周星星我樂意在中時部落格再討論這十年/以及未來十年/未來四十年的「新聞媒體水準」,「台灣人的新
聞媒體」的「水準」。

影評人周星星我百分之千可以確認「全台灣」現年未滿三十五歲的台灣人記者(們)跟新聞媒體編譯(們)全都
是沒有什麼「文化水準」的台灣人「媒體人」。當今一大堆在「台灣人的新聞媒體」內部工作的台灣人新聞記者
們只會不斷地生產中文錯字、也只會不斷地濫用網路上的俚語,更甚者,「台灣人的新聞媒體」聘僱不少『只是
照抄
』網路現有中文廢文的記者(們),影評人周星星我至此不得不開始「鄙視」作為「新聞媒體記者」、「新
聞媒體編譯」之職務工作者的台灣人。事實上,周星星我斷定說是「我們台灣人沒在關切『新聞媒體』的『水準』
的問題」。

「全台灣」的台灣人都「沒在關切」「台灣人的新聞媒體」是不是「沒有水準」,連大學畢業(學歷)以上的『
水準』的台灣人也全都是「沒有水準」的台灣人,因為「全台灣」的台灣人都只是「『僅只活在』【台灣】」封
閉孤島的台灣人。

再三十年、或再五十年,影評人周星星我反而可以這樣說那些在未來年代的台灣人絕對絕對會比我們現在這個年
代的台灣人還要再更加「愚蠢」、「智障」、「腦殘」。光是在說當今此時現在的年代,我們都能夠見證到「全
台灣」的台灣人一旦是跟國際上的人們互相比較
————比較誰、誰、誰更加白目、愚蠢、智障————,我
們一定會全體公認「台灣人」就是全球最白目、愚蠢、智障的人們。

影評人周星星我認為如果「台灣人的新聞媒體」內部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位具備「看得懂法文」專長的台灣人「新
聞媒體編譯」,那麼,「台灣人的新聞媒體」的「水準」也就還有更長的時間去提升。同樣地,難道「我們台灣
人都沒在關切」台灣人的新聞媒體是不是都沒有「能夠看得懂德文」的「新聞媒體編譯」?是的話,是「都沒在
關切
有沒有『能夠看得懂德文』的台灣人『新聞媒體編譯』」的話,那的確正是「台灣人的新聞媒體『沒有水準
』」的證明。

阿諾˙貝特韓(Arnaud BELTRAME)的新聞事件是根據「美國人的新聞媒體」的報導來「編譯」,蜜黑伊˙
諾勒(Mireille KNOLL)的新聞事件則是根據「英國人的新聞媒體」的報導來「編譯」,所以,即使是在二十
一世紀的年代、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我們台灣人天天都是間接地透過「英文的新聞媒體」來講阿諾˙貝特韓、
蜜黑伊˙諾勒的新聞事件、新聞故事。

所以,如果法國真的是碰上「種族間互相仇恨之『內爆』」   « implosions xénophobes incessantes »   的問題,
別期待會有多少台灣人能夠解釋法國的這種社會歷史/政治的問題。

所以,如果台灣人想要認識/認知法國的問題卻還必須要透過「英文的新聞媒體」來「編譯」,就別期待台灣
人會有真正正確的「認知」法國的知識。

「蜜黑伊˙諾勒(Mireille Knoll)」也不過只是一個「全台灣」沒有任何一位台灣人會想再去追蹤認識的名字
而已。

但是,「蜜黑伊˙諾勒」這位八十五歲的法國人根本不是什麼最重要的問題,因為最重要的問題乃是   « im-
plosions xénophobes incessantes »   ,其它就都是微不足道的小小花絮而已。

有時,影評人周星星我會以為「後生可畏」
————會認為台灣年輕人可能是會讓長輩的台灣人害怕『會超越
我(們)』的人
————;如今,周星星我幾乎是非常確認說,除非「全台灣」的台灣年輕人開始立刻把眼光
/格局放得更遠大,否則,所謂的「台灣年輕人」/「後生」就沒什麼可觀的「文化成就」。舉其中一例來說,
以前,影評人周星星我有時會『擔心』可能會有更年輕、比我還年輕的台灣人影評人會「更懂法文」……結果,
說出真心話才更好笑:比影評人周星星我更用功的台灣年輕人幾乎等於「沒有」。周星星我一點都不否認早已
經有年紀輕輕的台灣人比我更瘋狂閱讀很多很多的中文書,但是,我想周星星我也根本不在乎他們那些年紀輕
輕的台灣人是不是閱讀速度超快、閱讀時間超多,因為周星星我根本根本不在乎這些事、這些問題。有時,其
實是必須多花時間去自創「問題設定」
————開創『問題』之所以是『問題』的『問題設定』————
少花時間去複製別人已經有的「問題設定」,這個才是台灣年輕人不曾想到過的問題。

  
 posté le dimanche 1er avril 2018


法國巴黎一人/兩人自由行全方位攻略

《世界的起源》(L'ORIGINE DU MONDE, 1866)
https://jostar2.tian.yam.com/posts/82128181  

《理想國》第一卷開場
https://jostar2.tian.yam.com/posts/33110888  

西元前希臘哲學跟中國孔子對照表(新排版)
https://jostar2.tian.yam.com/posts/25882333  

〈基督教只能是新教?有沒有搞錯?〉
https://jostar2.tian.yam.com/posts/3666608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